闲鱼“变味”:二手闲置平台,正被职业卖家攻占,东风汽车股票行情

股票实战 股票实战 06月08日
闲鱼“变味”:二手闲置平台,正被职业卖家攻占

燃财经(ID:rancaijing)原创

作者 | 唐亚华

编辑 | 黎明


“现在去闲鱼上买东西,刷好几屏都是职业卖家,真正卖闲置物品的个人越来越少了。”有网友吐槽。

知乎、百度等平台上也充斥着闲鱼赚钱攻略:“去1688、拼多多、义乌购、微商手里找货源找文案,自己不要的东西,低于均价快速卖出刷好评,提升闲鱼账号的成交量,带动流量和活跃度,权重也会变高。”

就像闲鱼的Slogan所说的,闲鱼本身是一个“卖闲置,淘二手”的平台,因其只需要淘宝或支付宝账号直接登录,即可一键转卖淘宝账号中买到的东西、卖闲置物品,所以广受宝妈、学生党、90后、00后们的追捧。

但如今,闲鱼的低门槛和巨大流量,却吸引来了一批职业卖家。

事实上,厂家直销、零售商售卖、个人代销、淘宝直通车广告等职业卖家,已经大量涌入闲鱼。他们利用平台规则,通过低价引流、包装文案,正在闲鱼上热火朝天地攫取流量,从中获利。

闲鱼已经“变味”。它失去了分享二手好物的初心,变成了一个充斥着利益交换的商业工具。

从闲置转卖到批量卖货,闲鱼变味了


在很多人的印象里,闲鱼是一个主打闲置二手交易的电商平台。跟淘宝京东等平台不同,二手闲置交易的主体多是个人,交易的动机也相对单纯。

在闲鱼等平台的带领下,习惯了在线二手交易的用户们,将闲置交易变成一种时尚,出闲置、淘二手变成了共享、环保、健康的生活方式。

在这门生意里,闲鱼作为用户数最大的平台,广受二手玩家们青睐。

但是,不知什么时候起,翻看闲鱼上的商品,有人情味、个人化的商品描述越来越少了,“全新”、“包邮”等字样越来越多了——闲置二手,变成了全新包邮。

燃财经了解发现,不少闲鱼卖家并不是出售闲置物品,而是在产品型号、颜色、价位方面非常齐全的职业卖家。

职业卖家大致有几种:一类是零售商特卖或工厂直销,一类是个人代销或“一件代发”,一类是第三方品牌为了引流而设置的低价出售或免费送商品,还有一类是平台给淘宝店做的硬广。

杨洋经营着一家线下空调店,售卖全新和二手空调,二手空调是他们店铺回收、清理、维修与保养之后再出售的,他经营门店之外同时在闲鱼上卖货。

闲鱼“变味”:二手闲置平台,正被职业卖家攻占

类似这样的店铺销售还有很多,燃财经随机问了几个商家,有卖热水壶、水杯、拖把的广东廉江厂家,也有河北的专营猫砂、宠物零食的厂家,这些商家自身就是厂家,卖出的产品是自有的全新商品,并非二手闲置,售后质量问题也可以处理。

闲鱼“变味”:二手闲置平台,正被职业卖家攻占

此前更有电子烟代理商对燃财经表示,在电子烟网售禁令出台之前,闲鱼是重要的电子烟抛货转卖平台之一。一些电子烟厂家和代理商,将积压在库房的全新电子烟产品,以远低于市场价在闲鱼转卖,其中不乏假冒山寨。

对于这样的职业卖家,闲鱼平台不处罚吗?

杨洋告诉燃财经,“只要不被投诉就没关系,但如果被投诉了账号权重会下降。”目前他们店铺还没有被投诉过。

闲鱼上另外一类职业卖家是一些个人代销,他们像微商一样,做商品信息的搬运工,只要写好文案配好图,价钱自己定,卖出去货之后,厂家直接发快递。

梦月在闲鱼上卖旗袍,她自己去义乌、广州、深圳等地的工厂考察完之后,挑选自己喜欢的旗袍挂出来卖。她觉得淘宝店注册起来太麻烦,在微信上卖又不太方便,闲鱼正合适,“而且芝麻信用分高就容易被推荐,比如信用极好的用户很容易被推到主页面。”

她自己卖衣服比较佛系,最近新注册了一个新号一个月赚了991块钱。梦月也招代理,代理需要自己写文案,可以自主定价,她给发货。据她的经验,不用假装是个人卖闲置:“我都是直接说自己是卖衣服的,只要不卖假货闲鱼就不会管。”

闲鱼“变味”:二手闲置平台,正被职业卖家攻占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商品标价0.01元,商品描述里写着“婴儿手推车免费送、宝宝学步车免费送”,并反复强调“链接无效不要直接拍,想要私聊”。

燃财经一连询问了三个这样的卖家,私聊对话框均设置了自动回复,内容用隐晦的文字写了关注微信公众号“小影优品窝”、“小花福利社”等不同字样,提醒用户回复一定的数字,按照提示操作。

闲鱼“变味”:二手闲置平台,正被职业卖家攻占

燃财经根据提示关注后发现,“小影优品窝”引导用户先下载一个名为“粉象生活”的APP,再根据提示领取商品。而顺着“小花福利社”的流程,燃财经进入了一个“集美们一起薅羊毛2群”,并称群主送免单商品,都是淘宝天猫商家促销刷销量的,商品随机送。

这一类卖家的目的,是利用闲鱼免费引流。

最后,闲鱼平台上还有一类职业卖家是淘宝或天猫店铺,搜索商品时,滑动页面会看到一些商品右下角写着浅灰色的“广告”二字,点进去就是淘宝或天猫店铺。这种是淘宝商家付费在闲鱼上开的直通车广告。

闲鱼“变味”:二手闲置平台,正被职业卖家攻占

电子产品、家具家电、服饰成重灾区


有这么多职业卖家在闲鱼上赚钱,到底哪些品类更容易被攻占呢?

燃财经观察发现,电子产品、家居家电、游戏类产品、服饰等品类是职业卖家活跃的重灾区。

从这些卖家的商品品类和店铺介绍观察,很容易就能看到,这些卖家是大量卖货而非出售闲置。他们的货通常是全新的,颜色、型号齐全。

比如在闲鱼搜索“耳机”,排在前面的几屏基本都是职业卖家售卖的耳机;婴儿车品类里,也有多个免费送婴儿车的引流卖家;防晒衣商家中,也是如此。


闲鱼“变味”:二手闲置平台,正被职业卖家攻占


在这些品类中,买家想要买到真的二手闲置已经不是简单翻几屏筛选就能解决的事了。

一部分直接标明厂家直销的卖家还好,起码用户买了也算心里明白。遇上心机极深的卖家,把自己的商品配上精美而又饱含感情的故事,一般人还真分不清是职业卖家还是个人闲置物品出售。

闲鱼“变味”:二手闲置平台,正被职业卖家攻占

“我很反感职业卖家,如果他手续合法,货也是正品,为何不去淘宝上卖呢,有可能通过闲鱼卖假货,闲鱼没有七天无理由退换货,也享受不到售后。骗人之后注销账号,又换一个来骗。”知乎网友抱怨。

当然,不少常活跃在闲鱼上的用户也有应对策略。在知乎上“怎样鉴别个人卖家和职业卖家”的讨论中,“职业卖家交易量高,个人卖家交易量少”、“私聊要购买纪录、发票”、“个人卖家通常没有专业的拍摄设备,图片暗淡不清晰”、“职业卖家一般服务态度比较好,回复速度快”等都是一些区分方法。

但事实上,职业卖家也会反套路操作,所以买闲置还是要擦亮眼睛。

对于闲鱼平台如何规范卖家的性质与行为,燃财经求证了闲鱼,对方表示:“闲鱼主要为C端用户、闲鱼优品,也集中了一些B端商家提供高品质二手物品,集中在二手手机、数码等,平台上不完全都是个人用户。”

另外对方提到,闲鱼上“代经济”一直很发达,在闲鱼上卖货的个体户也不少,比如疫情下许多个体工商户在闲鱼上通过直播等出清货品。

对于平台上的广告,闲鱼方面则回应称,闲鱼是淘系APP,淘宝店在闲鱼有广告是平台允许的,这也是平台间合作与变现的方式之一。闲鱼已是有2亿用户、超2000万DAU的APP,更好地激活端内流量是一直以来的探索。

闲鱼职业卖家套路多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职业卖家对在闲鱼上卖货趋之若鹜?

《闲鱼新套路,0成本稳赚,月入3000+》、《闲鱼这样卖货,一天勉强只能赚1000》、《四分钟教你闲鱼日入过百》……看网上流传的这些经验分享文章就知道,闲鱼上有钱可赚。

对于需要开店铺的商家来说,闲鱼卖家注册门槛低,不用交押金,无需繁琐的店铺注册,甚至没有差评机制。而且,闲鱼背靠淘宝,流量大,闲鱼平台的用户也已突破2亿,平台还会自动分配流量。

淘宝上的新店一般都要刷单,花钱引流,但闲鱼对发布的商品流量的分配不参考销量和刷单,卖家不用去拉亲戚朋友购买。同时闲鱼又有担保机制,很大程度上解决了买家和卖家之间的信任问题。

有网友总结:"淘宝太严格、微商没流量,闲鱼中国高科股票正好中和了这两点。”

此外更重要的一点是,闲鱼上可以卖故事。“舔狗送的、分手了、离婚了、年会抽奖、搬家、老婆不让买……”翻看闲鱼时,经常能看到一出出大戏。

“分手、离婚一类的消极事件导致消极情绪,消极情绪下,个体的禀赋效应更低,会对物品价值有更低的估计,因此更有可能低价卖出物品;年会获奖、生日礼物类积极事件,按照心理账户理论,意外之财的边际消费倾向更大,即不是辛苦挣来的东西,更有可能轻易赠与或转让他人。”中央财经大学心理学教授窦东徽告诉燃财经。

他还提到,对于买家来说,他们对类似事件有相同的反应,看到这类型文案时,会产生低价预期,因为有更强的购买动机。这类文案也给了买家一个心理上的理由要么是“可能足够便宜”,要么是“既然对方有困难我就替他接手了吧。”

对于闲鱼上的个人如何用成交量选股代销来说,他们有可能是微商,也有可能在做“一件代发”,最直接的渠道就是微信朋友圈,但面向的对象也就是几千位微信好友。对他们来说闲鱼增加了一个大流量又低门槛的销售渠道。

另外,极低价或免费送商品的卖家中,有一些很明显是利用闲鱼平台的大流量导流给自己。他们避开平台监管的关键词,引导用户关注特定商家或平台,再通过经营私域流量来转化变现。

闲鱼会变成低配版的淘宝吗?


当越来越多的职业卖家攻占闲鱼,闲鱼的初心还在吗?

有业内人士认为,这会带来几个问题:一方面影响用户体验,用户冲着淘闲置去了闲鱼,却找不到二手商品,或者遇到了职业卖家伪装的个人卖家,感觉自己被骗了;另一方面,用户在闲鱼上买了职业卖家的商品,却没有七天无理由退换货,卖家打着二手闲置的名义规避售后问题,虽然有闲鱼小法庭,但卖家换个账号就能逃避责任,犯错门槛低,买家权益得不到保障。

某用户在黑猫投诉上说,买了平板电脑付钱之后拿到了商家给的错误订单,继续追问却发现店铺的所有东西已经下架了。

闲鱼“变味”:二手闲置平台,正被职业卖家攻占

有需求有流量,逐利是人的本能,有人在闲鱼上淘便宜货,自然就有人热衷薅羊毛,卖家割韭菜,但平台是把关者。

阿里巴巴发布的2020财年报告数据显示,闲鱼已经是中国最大的长尾商品C2C社区和交易市场,2020财年GMV超过2000亿元,同比去年增长超过100%。闲鱼在线卖家数也已经超过3000万。

但是,容易被忽视的一点是,这2000亿元GMV,并非真的由分享闲置好物的个人贡献,其中职业卖家占了一定比重。

如果闲鱼上的卖家,很多已经是以卖货为目的的职业商家,或者是为了给其他平台导流的媒介,甚至是赤裸裸的广告,那么现在的闲鱼,已经变味了。

如今的闲鱼已经不是纯粹的二手物品闲置交易平台了,对平台上的行为一定程度的开放包容会提高活跃度,但如果职业卖家畸形发展,闲鱼可能变成降级版淘宝,失去它原本闲置流转的初心。


*题图来源于视觉中国。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杨洋、梦月为化名。

相关阅读